业内动态
信息动态 > 业内动态
慈善事业要有玻璃做的口袋

引子:

近日,民政部部长李立国表示,民政部门对公益慈善类、社会福利类、社会服务类社会组织,履行登记管理和业务主管一体化职能。

这意味着,上述三类社会组织将可直接登记,改变之前的双重管理门槛。主管部门的松绑是否意味着慈善民间化步伐的加快?慈善真正回归民间关键在什么地方?此次思与辨邀请专家进行辨析。

■主持人:王付永深圳特区报记者

■嘉宾:桂穆东北财经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林卫芬华盛顿大学经济学博士

谭月明广州学者

1、慈善最深厚的动力源于大众

主持人:据美国公布的报告显示,美国2007年慈善捐款总额创下历史新高,达3060亿美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3.09%。中国的慈善捐款占国内生产总值的0.8%,还不及印度,对此大家有什么思考?

桂穆:早在2000年的时候,我做的博士论文,内容也是中国慈善事业发展。那时国家发改委经济研究所的一项调查显示内地工商注册登记的企业超过1000万家99%的企业从来没有参与过慈善捐赠。中国慈善总会的统计数据显示他们所获捐赠的70%都是来自国外和港台内地富豪的捐赠仅占15%还不到。社会是一个有机的发展整体,企业和富豪在发展过程中应当履行社会责任,通过资助别人来创造自己的发展环境。

林卫芬:把慈善事业发展滞后归结于企业和富豪的"为富不仁"是不全面的。当越来越多的人把目光投向富人的钱袋我们却忽略了一个事实很多公民认为慈善是政府的救济行为是富人们的善举和普通老百姓的关系不大。然而慈善捐赠绝不是富翁们的专利社会捐赠才是最重要的社会发展资源。因为慈善事业是整个社会的事业只有当全社会都来关注慈善事业的时候慈善事业才能不断发展壮大。和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的慈善捐赠80%来自民间相比我国慈善业的捐赠只有10%来自普通百姓。民间慈善力量的长时间缺位是我国慈善事业发展的一大障碍。公众行动起来的另外一个重要意义,是社会慈善意识的形成、慈善风尚的塑造,不是来源于几个富豪和多少企业的慈善行为,而是来源于公众的集体力量的表达,只有公众才是社会风气形成的真正的土壤。

另外,据民政部统计,我国每年有近6000万以上的灾民需要救济,有2200多万城市低收入人口仅靠最低生活保障生活,有7500多万农村绝对贫困人口和低收入人口需要救助,此外,还有6000万残疾人和1.4亿60岁以上的老人需要帮助。这样庞大的需要救助的群体当然需要更大的支撑。

2、慈善管理体制的两难困境

主持人:把民间慈善力量开发出来,就要放宽对慈善主体设立条件的限制,这一次民政部部长李立国表态,是否预示着慈善事业民间化步伐加快的一个信号?

谭月明:按照国务院2004年颁布的《基金会管理条例》,我国实行"分级登记,双重管理"的体制,即民间慈善组织既要接受登记注册部门的管理,又要接受业务主管部门的管理,民间慈善组织缺乏独立性。所以这次表态实质上是放宽了对设立基金的条件限制。但是这样还是不够的,因为要想成立民间的公募基金,即可以面向公众募捐的基金难度还是很大的。不能向公众募捐,就从根本上掐断了基金会成长的动力之源。

桂穆:主管部门在推动慈善事业民间化的步伐上面临两难境地,一方面,把慈善事业做大做强,让更广泛的需要资助的贫困群体能够得到慈善力量的帮助,就要大力发展民间慈善,在基金会注册资格、公募资格的认定上更多倾向于市场行为;但是从另一个方面考虑,我国慈善捐赠制度不完善尤其是慈善立法上的缺陷致使慈善捐赠信用机制、监督机制、激励机制等慈善捐赠制度不健全如果把准入的门槛放宽,就不可避免会进来很多不合格的基金,如果它们非法利用公募的资格来吸取社会的钱财,这会严重损害慈善捐赠者的权益和公众参与慈善捐赠的积极性影响民间慈善捐赠的发展。所以主管部门在基金会的审批管理上,在"收"与"放"的节奏把握上还是很矛盾的,步子过快,怕那些资质不良的慈善机构对慈善发展造成消极影响,步子太小,民间慈善力量又不能充分释放出来。

3、培育慈善组织的社会公信度

主持人:既然民间慈善力量的释放是慈善事业发展的关键,那么制约民间慈善力量的因素是什么?

谭月明:提到慈善事业发展短板,有人就说我们的慈善意识还需要提高,慈善环境还需要规范。这样的批评是有些许道理,但是却是一种无前提批判,在没有真正的慈善主体的环境里,慈善意识、慈善环境从何而来。合格的、有公信力的慈善主体环节的缺位是制约民间慈善壮大的关键。民间慈善力量没有充分发挥出来不是慈善门槛过高的错误,而是在有公信力的基金会的培养开发上,相关制度设计没有跟上的原因所致。20世纪90年代以来,我国制定和出台一系列涉及民间慈善事业捐赠、税收、所得税与社团管理等方面的法律和法规,这对规范民间慈善组织发挥了一定的作用。但截至目前,我国慈善组织的界定、性质、主管部门、慈善活动的程序和监督机制等问题尚无明确的法律规定,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我国民间慈善主体的健康发展。

所以我们应尽快建立慈善组织资质评估和信用资格认证制度,加大社会监管力度,进一步规范慈善行为,完善慈善组织内部的管理和监督制度,培育慈善组织的社会公信度,提高从业人员的道德素质,加快具有公信力的民间慈善机构的发展与成长,进而增强慈善事业对公众的吸引力。民政部门应当首先在全国范围内成立一个针对慈善机构的公信力评估机构,在放宽慈善机构的准入门槛的同时,加大监管评估力度,宽进的同时,建立严格的退出机制,只有做到慈善机构取信于民,民间慈善力量才能真正爆发出来。以德国为例,德国政府全额出资成立社会事务中央委员会,定期审查受赠机构的财务信息,并对其进行公信力评估,然后按照A、B、C等不同级别颁发认证,通过这个认证,公众可以清楚知道自己应该选择、信任哪个机构,并随时了解捐赠的动向。

林卫芬:美国卡耐基基金会前主席卢塞尔说过:"慈善事业要有玻璃做的口袋"。这就要求慈善组织必须实现财务的规范、公开和透明。民间慈善组织只有得到公众的信任,才可以将公信力转化为无形资产,从而进一步发展壮大。

基金会发起人:汇添富基金管理股份有限公司
基金会登记管理机关:上海市社团管理局
基金会业务主管单位:上海市民政局
CopyRight 汇添富基金管理股份有限公司 2005-2010 沪ICP备050080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