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内动态
信息动态 > 业内动态
儿慈会2000万资助民间NGO组织救助弱势儿童

"童缘",就是与儿童有缘。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的几个领导最后给斥资2000万的公益慈善资助型项目起了这个名字。

7月15日,儿慈会再次推出资助社会公益慈善组织的资助项目,通过民间NGO组织、群众团体,对社会上无人监管、抚养的孤儿、流浪儿童、辍学儿童、问题少年和其他有特殊困难的少年儿童进行生存救助、医疗救助、心理救助、技能救助和成长救助。

实际上,在去年他们已动用300万元资助了7个民间组织项目做试点,成效很好,于是今年便大幅提高了资助金额。对于儿慈会领导来说,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帮助更多的孩子脱离困境。

被喻为"钓鱼工程"的福建宁化助学项目,基金会资助了20万元,通过企业募集了几十万元,当地政府又拿出300万元。这就是儿慈会要达到的最终目的--动员包括政府在内的社会力量对困难儿童给予关注和帮助。这样产生的影响,远比12个人运作一个全国性公募基金会大的多。

现状民间组织"愁"款

7月15日,北京慈弘慈善基金会项目部的工作人员徐正志很早就来到儿慈会项目启动仪式的现场。他所在的基金会去年9月刚刚成立,是北京市民政局下注册成立的非公募基金组织。用他的话说,他们的基金会直接"扎根"青海最底层,基金会的工作人员,直接面对西部最贫困的孩子,今年他们的目标是至少要资助30所学校。

他们基金会比较特殊,募集的款项主要来源于德龙钢铁有限公司,社会募集款项只占很小的一部分,去年所用资金大概300万左右,其中行政经费完全由德龙钢铁有限公司另行支出,全部善款完全用于资助西部孩子。

在徐正志所在的项目部里,一共就3个人,每年他们都会有1到2人在青海进行项目考察,直接到孩子们的家里进行探访。"20万的资金,真的不算太多,但是我们现在的想法,就是能帮一个西部的孩子就帮一个。"徐正志说,这笔钱如果申请下来,他们项目部准备用于"字典计划",这是他们的一个老项目。在徐正志看来,西部的孩子们贫困现状远远比宣传的还要严重,一本字典在上课时都是三四个人共用。企业的资金有限,他们只能四处"化缘",找到尽可能多的资金,救助更多的贫困儿童。

一名业内人士称,公众的大部分捐款都会流向政府或全国性的公募基金会,一些民间组织力量薄弱,在透明和监管方面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很少会有捐款人将大额捐赠投入民间公益组织。

试水去年资助7个项目

发愁的不仅是民间组织,手握资金的资助型基金会也为找不到好的项目发愁,这其中就包括儿慈会。

"我们是2009年成立的全国性公募基金会,正式工作人员只有12人,在公益领域里是个后来者,是一个小孩。既然如此,我们就应该寻找一条适合自己的路。社会上一些成立时间较长的民间组织,比如太阳村、星星雨和天使妈妈团队,相对来说运作得比较成熟,但它们资金有限。而我们如果资助它们,就可以通过它们救助更多的孩子。"儿慈会的副理事长李启民说。

有了明确目标,儿慈会开始了小心翼翼地"实验"。去年,儿慈会拿出300万元资助民间组织的公益项目作为试点。基金会项目部赵武军说,7个项目中,资助额最多的一个项目是湖南省先天性心脏病项目,资助额是60万元,到目前为止筛查出60多名先心病儿童,已经完成手术的有18个人。在这个项目里,不仅是基金会资助给每个贫困家庭1万元,有的时候,当地医院得知这种情况也会免费,加在一起就要高于1万元,"这就是一个动员的工作"。

而对于被赵武军比喻为"钓鱼工程"的福建宁化助学项目,基金会资助了20万元。该项目挂靠在宁化县关工委下,关工委本身具有一定的动员能力,他们通过当地的企业又募集了几十万元一起解决孩子们上学难的问题。同时,当地政府又拿出300万元。对于基金会来讲,这才是他们的最终目的--动员包括政府在内的社会力量对困难儿童给予关注和帮助。"这样产生的影响,远比我们12个人运作一个全国性公募基金会大的多"。

实施2000万帮扶民间组织

有了试点成功的经验,今年,儿慈会再次推出资助社会公益慈善组织的资助项目,通过民间公益组织、群众团体,传播公益理念,倡导慈善文化。最终达到帮助更多的孩子,解决民间组织筹款难题的目标。

这次资助项目的资金是2000万元,资助项目立项主要是按照基金会的救助范围和救助原则进行,面对社会上无人监管、抚养的孤儿、流浪儿童、辍学儿童、问题少年和其他有特殊困难的少年儿童进行生存救助、医疗救助、心理救助、技能救助和成长救助。资助项目申请单位包括:具有法人资格,在民政部门注册的民非组织;在工商部门注册的以少年儿童教育为主体的公司;以少年儿童为服务对象的社会团体,校外教育机构和不具备法人资质的,但在社会上有较大影响的民间公益慈善团队以及为少年儿童服务的社会群众组织等。

儿慈会还透露实施步骤:2011年10月底以前,实施第一批资助项目,资金为1000万元,预计资助50个以上的社会公益组织的儿童救助项目,其中西部老、少、边、穷地区的资助项目要占到总资助的70%,接受资助的县以下社会公益组织的比率要占到总体资助机构的70%,新资助的救助项目要占到总体资助项目的70%。如果项目执行好,儿慈会将继续投入余下的1000万元。

困难范围广监管成难题

对于拿出2000万元来资助项目,赵武军在高兴之余也有些忐忑。

"我们现在是两难呀!"赵武军说,首先基金会募集资金很难。运作型基金会有了好的品牌,捐款人就会奔着它去,比如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的希望工程项目。而像儿慈会这类资助型基金会,由于时间短,民众认知还不够。除此之外,慈善组织的公信力问题也是造成募款难的一个原因。这种局面长期存在下去的话,资助民间组织的资金就面临断炊危险。

与之对应的是花钱难的问题。"比如,现在资助50家民间公益组织1000万的项目,一部分以群众团体做补充和保障,另一部分要与全社会的民间组织相对接,预计50家组织左右,每个可分配约20万元。如果将这笔钱给了公益组织,它们是否能保证项目执行得公开透明、效果能否让人满意、如何对其监管就成了大问题。现在民间组织发展的状况参差不齐,确实在执行能力、财务监督等方面都很薄弱"。

如果今年基金会确定资助100个民间公益组织,那么凭儿慈会现有的12名工作人员,对到全国各地的资助项目逐一考察显然是力不从心的,因此只能有重点地进行抽查。"如果寻找专业的评审机构专门执行项目监督工作,基金会的负担会很重,还需要从捐助资金中抽取一部分费用用于承担专家的差旅费等,这将又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赵武军说。

 

基金会发起人:汇添富基金管理股份有限公司
基金会登记管理机关:上海市社团管理局
基金会业务主管单位:上海市民政局
CopyRight 汇添富基金管理股份有限公司 2005-2010 沪ICP备05008079号